×

×

刘元春:数实融合要把握两个关键问题

发布日期:2023-03-06 11:55浏览次数:12102

  近日,阿里研究院主办的“数实融合的第三次浪潮”——2023新经济智库大会上,上海财经大学校长刘元春以《数实融合中的几个关键问题》为题进行主题演讲。

  他认为,数实融合的第三次浪潮非常中肯地抓住了当前发展的一个新的趋势,新的任务和核心的战略。在讨论各种技术性的问题的时候,一定要从更为广阔的视角,从全球竞争的视角,从历史的维度,从整个经济可持续发展的角度,来关注两个更为核心问题:第一,在要素替代、组织替代、产业替代过程中,未来大变化所产生的利益冲突,利益协调问题。第二,要从原来政府主导型的数字融合战略,全面转向市场主导型的数字融合模式。这样我们才能够在第三次浪潮中间拔得头筹,在与大国的竞争中间取得我们战略的立足之地。

  以下为刘元春校长演讲主要内容整理:

  数实融合第三次浪潮的提出恰逢其时

  本次大会以数实融合的第三次浪潮为题,非常中肯地抓住了当前发展的一个新的趋势,新的任务,核心的战略。党的二十大报告指出,加快发展数字经济,促进数字经济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如何理解数字经济和数实融合?很多人认为未来的第三次浪潮与前两次没有本质性的区别;还有人认为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的融合,意味着实体经济与数字经济并不是一回事;也有人提出在目前新发展格局中间,如何利用数实融合打造新的产业链、供应链、技术链、创新点,从而在新一轮发展中,形成与大国竞争的新战略优势。这些问题都非常重要。

  但是如果从人类历史的角度,尤其是从一种新技术快速发展之后,所引发的经济形态、社会形态、智力形态的重大调整的视角去看,一定要抓住的数实融合第三次浪潮中最关键问题,在于两个方面:第一个是内在利益协调机制的问题,第二个是以市场主导为动力的问题。

  社会迎接新技术浪潮的过程中,必须形成激励相容的内在利益协调机制

  新技术浪潮来临之后,如何在要素替代、产业转型,组织变革中进行利益协调,是至关重要的问题。如果一个社会没有形成很好的激励相容的内在的利益协调机制,新的经济形态,新的发展动力,新的生产力的进一步传播、扩散、深化,就不可能产生。历史上,我们看到英国所出现的产业革命和技术革命对于传统社会的冲击,也看到各个国家在迎接产业革命过程中,如何形成良好的利益相容体系,从而进一步的使技术革命转换为产业革命和大国的兴起。

  数字经济一个很重要的本质是将数字这种要素凸显和独立化,使它在生产系统的边际作用全面得到提升,这就是最简单的数字经济理解。也就是说数字作为一种生产要素,成为人类生产边际贡献最大的要素,成为社会组织变化的最核心力量。在生产体系、社会体系中间,劳动、资本、管理、组织以及数字这一系列要素之间的组合关系,会发生革命性变化。这个变化在技术层面表现为一些技术特性,比如IT技术、网络技术、智能技术的变化,使生产组合关系、社会组合关系发生变化。

  但是另外一个很重要的层面,不是技术关系,而是利益关系,在边际贡献最大的这种要素,它所获得的收益是最大的。而被替代的要素,其边际收益会急剧下降,甚至消失。在英国产业革命发展的初期,就发生过大量工人和手工作坊者,涌入现代工厂毁坏机器的行为;也出现过资本要素在全面提升过程中间,与劳工之间的剧烈冲突和社会的紧张。在转型过程中间,要想能够促进技术进步,必须要创造能够协调新要素与传统要素所有者利益之间关系的体系,让创新者享受创新的红利,让利益受损者适当得到补偿,这是一种新的经济形态可持续发展的核心要点。

  今天数实融合的第三次浪潮,其背后很重要的一个力量在于数字技术从IT技术到网络技术,到智能化技术。智能化技术是智力的延伸,对于未来要素组合的变化,比在工业社会所面临的要素组合的变化更为激烈。比如,很多人已经畅想ChatGPT的出现会不会导致传统白领阶层消失,从而出现社会两极化。也就是说一部分人从事高端的技术创新,而另外一部分人大量的从事接触性服务业,从而使社会就业结构出现两极化。这种中间空洞所带来的利益冲突,可能超越我们的想象。所以如果不能够很好的协调技术创新中失败者和获利者之间的关系,那么社会冲突将会达到一个全新高度。

  技术战略和数字经济产业战略如何把握,当然是非常重要的。但是作为我们这样的人口大国,加速性的赶超过程所带来的利益结构的变化,比欧美发达国家在技术冲击下的变化更加剧烈。比如平台经济的发展就体现了这样的调适过程。技术发展催生了平台经济,网上交易大幅度增长,线下交易大幅度下降,一度出现了实体店的倒闭。但社会进步的浪潮是难以阻挡的,要在平台经济进一步的发展过程中,协调好利益受损者的关系。所以我们后来看到,平台经济进一步发展和一些业态、生产场景、消费场景,配送场景出现,又诞生了很多新的就业、新的行业。比如快递小哥弹性就业。这就弥补了我们在实体店消失时所产生的社会损失,从而使我们在整个的、新的这种经济形态上面得到了可持续发展的这种社会支撑和经济支撑。

  所以,如果要总结中国在过去20年。在互联网加平台这样的一个数实融合中间成功的案例,不仅仅是我们鼓励创新,更为重要的是国家采取了大量的就业政策和社会平衡政策来缓解新业态、新技术所带来的这种社会冲击。我们也看到,其他的一些发展中的大国。市场也很大,需求也很大。但是由于社会冲突,社会压力以及产业转换中间的动力体系难以形成,直接带来发展动力不足。

  在数实融合的第三次浪潮中,也就是智能化过程中,由于智能技术的带来的冲击比网络技术所带来的经济形态、社会形态、伦理体系的冲击要更为激烈,所以下一步面临的更大的问题是利益协调的问题,是如何在各种新旧产业交替过程中间,要素所有者、产业形态,工人他们之间的利益协调。而事实上大家也会看到,我们整个的社保体系依然是非常薄弱,在面临冲击过程中间的承受能力,也并不是大家想象的这么强。所以我认为在未来数实融合过程中,不是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的融合这样的简单来思考,更为重要的是要在要素替代、产业转化,组织变革中间的利益协调,要形成新的协调机制和制度创新。

  数实融合的另一个关键问题是动力问题,让市场成为主导

  我们要构建组织创新、技术创新、业态和产业创新、可持续发展的动力体系。

  从十八大以来,在党和国家的全面领导下。我们在如何加强科技力量自立自强,如何突破卡脖子问题上进行了可持续性的机制体制创新。我们在数字技术,特别是数字核心技术的创新取得了很大成就。建立了以举国体系为核心的国家科技自立自强体系,同时也全面加强了以企业为主体、大市场孕育大创新的市场创新型的体系。这两条腿走路,让我们在整个数字技术新一轮的竞争中间有了一席之地。

  但是在思考下一步发展时,会看到组织创新是一个关键。关键就在于我们企业主体、社会主体、政府主体,在智能转换过程中要有可持续性的利益绑定。从经济的角度来看,也就是说我们不同产业、不同规模的这样的一些企业。都要各自构建出新的利润形成体系,这是最关键的。目前很多头部企业在数实融合推进中间取得了很好的成就,能够克服在要素替代、组织替代中的各种成本,但是中小企业作为经济中最为核心、最为活跃的细胞,在转型中间还面临着大量的数字鸿沟和大量的成本阻碍。国家的产业政策、技术创新政策,对于少数头部企业的扶持是可获取、可持续的。但是如果要想向下层进行全面的深入,就面临一个最根本的问题,数字经济与我们的实体经济的融合。是靠政府这只看得见的手来全力推进,还是靠真正的市场需求来推动,这实际上是一个很重要的理论问题。

  在数字融合第三次浪潮过程中间,是要打造以政府主导的动力体系,还是要打造以大市场为主体的动力体系,是数实融合在传统产业、在中小企业层面全面推进的一个关键,也是未来的经济业态的竞争很重要的一个关键——能不能打造好数实融合的微观基础和市场基础。因此,下一步很重要的一个战略,就是要在目前国家全面产业布局,在新基建,在核心技术,在产业扶持所推进的政策中间,能够转换成一种市场可持续的利润创造。

  讨论数实融合各种技术性的问题的时候,一定要从更为广阔的视角,从全球竞争的视角,从历史的维度,从整个经济可持续发展的角度,来关注两个核心问题:一个是要素替代、组织替代、产业替代过程中,未来大变化所产生的利益冲突,利益协调问题。第二个,要从原来政府主导型的数实融合战略,全面转向以市场主导型的数实融合模式。这样我们才能够在第三次浪潮中间拔得头筹,在与大国竞争中取得战略立足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