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特斯拉销量下滑,马斯克想在FSD上拉开差距

发布日期:2024-05-06 16:38浏览次数:254


 据央视新闻报道,国务院总理李强4月28日在京会见美国特斯拉公司首席执行官马斯克。

时值2024北京国际车展期间,但特斯拉没有参展,马斯克此次来到北京,是应中国贸促会邀请,就下一步合作等话题进行交流,在其28日下午到达当天,中国贸促会会长任鸿斌也会见了马斯克。

传言马斯克此行有2个目的,路透社消息称,马斯克此次访华意在与相关部门讨论在中国推出全自动驾驶软件(FSD),并希望获得许可,将中国境内收集的汽车数据转移到国外,以用于自动驾驶算法训练。

上次马斯克来中国,也有传言其行程与FSD在中国的推广有关。马斯克急于推进FSD入华,或许与特斯拉的销量下滑有关,想要通过FSD来拉开与其他企业的竞争差距。

销量下滑在情理之中    


特斯拉历年销量走势  单位:万辆资料来源:公开数据整理  制图:万仁美


2024年之前,特斯拉的销量增长整体上看一直比较稳定。到了2024年第一季度,特斯拉销量出现了断崖式下滑。数据显示,特斯拉2024年第一季度销量为38.7万辆,同比下降8.53%、环比下降超20%,比华尔街的预期少了9万辆。一连串的悲观数字让投资者看了“心里拨凉拨凉的”。

从细分车型看,特斯拉销量的“杠把子”Model 3/ Y实际交付量为369783辆,同比下降10%,低于426940辆的预估销量。销售主力车型下滑严重,这预示着后续不乐观。事实上,分析师们对特斯拉二季度的预期也不乐观,预测第二季度交付量为444510辆,较上年同期减少4.6%。

什么原因造成了特斯拉的销量下滑?马斯克在电子邮件中称,特斯拉的“快速增长”导致了“某些领域的角色和工作职能的重复”、“为公司下一阶段的增长做好准备,审视公司的各个方面以降低成本和提高生产率是极其重要的”。

马斯克的解释没有得到分析师们的认可,有美国证券分析师认为,电动汽车的需求环境有所变化,需求放缓是最主要原因。这一看法从全球需求看或许有一定道理,但是放在中国市场并不那么适用。

一季度,国内纯电动车企业几乎都实现了正增长,而特斯拉在国内市场的表现则并不理想,这与其频繁的价格调整有一定关系。

1月12日,特斯拉中国官网显示,特斯拉Model 3/Y价格下调,降价幅度0.65万元~1.55万元。这波降价促进了特斯拉的销量增长。4月1日,特斯拉官网宣布,Model Y车型售价调高5000元人民币,而此次调价消息,在3月中下旬就已在市场中流传。特斯拉频繁地降价、涨价,让消费者心理预期产生了偏差。

国内汽车市场的一个重要特点是,新车上市较快,消费者喜欢追新车。特斯拉的主力车型Model 3/Y在国内市场上市已有一段时间,没有太多的车型更新,这导致消费者的新鲜感下降。另外,自主品牌汽车也在频频展示智能驾驶技术,特斯拉的辅助驾驶优势被削弱。

特斯拉的亮点在变暗,频频的降价、涨价又对消费者产生了一定的伤害,其在国内的销量下降也就在情理之中。

寄望FSD拉开差距    

特斯拉的FSD是Full-Self Driving的缩写,又被称为完全自动驾驶,比其以前的AUTOPILOT(自动辅助驾驶)更进一步。AUTOPILOT属于L3以下,FSD实现了质的飞跃,迈入L3及以上级别。

FSD可以做什么呢?

自动泊车。这项功能更受女性消费者喜爱。网络上自动泊车的相关视频几乎都能有不错的流量。互联网时代,流量与销量有一定的正相关。特斯拉的AUTOPILOT虽然也能自动泊车,但问界、小鹏等品牌的自动泊车技术同样不错,这一功能特斯拉优势似乎并不突出。

高速公路自动驾驶。这项功能广受欢迎,对许多消费者很有吸引力,特斯拉的FSD功能在这方面更受欢迎。

自动识别交通信号灯和停车标志。城市道路工况下,交通信号灯较多,单行线、禁停标志等时常出现,驾驶者稍不注意就可能违规,FSD具备AUTOPILOT所不具有的识别交通标志的功能,有了这项功能,驾驶员在城市道路行驶就不用那么紧张了。

自动辅助导航驾驶。有句戏言说,再厉害的导航遇到了重庆立交桥也迷路。以往的导航在复杂的高速路口、匝道等常常不能主动识别,甚至出错,FSD在导航能力上有大幅度提升。

智能召唤功能。智能汽车不再是一辆车,而是驾乘者的“仆人”,可以随时听候主人的召唤,有了这样的功能,谁会不喜欢呢?

目前,特斯拉在海外积极研发测试FSD,在国内市场还存在困难。如果成功入华,中国市场的特斯拉车辆拥有了FSD功能,与竞争对手的差距或许就能再度拉开。

FSD在国内落地有困难    

FSD不是天生具有那么多令人羡慕的能力,需要通过大模型训练,大量地“喂”数据才能训练出合格的FSD。据马斯克对外透露,搭载FSD系统的车辆已累计行驶突破10亿英里,这样的成绩远超国内汽车企业。

但这涉及到数据安全的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数据安全法》已于2021年9月1日起施行。该法第三十一条规定,关键信息基础设施的运营者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运营中收集和产生的重要数据的出境安全管理,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安全法》的规定;其他数据处理者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运营中收集和产生的重要数据的出境安全管理办法,由国家网信部门会同国务院有关部门制定。

为了符合我国数据安全要求,特斯拉在中国建立了数据中心,实现数据存储本地化。而就在4月28日,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国家计算机网络应急技术处理协调中心发布了《关于汽车数据处理4项安全要求检测情况的通报(第一批)》,其中,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生产的车型全部符合相关要求,是唯一一家符合相关要求的外资企业。

囿于道路情况的巨大差异,用海外数据训练出来的FSD投放在国内市场风险较大并不合适,必须要用国内积累的道路数据。然而,特斯拉存储在国内的数据输出到境外,必须符合《数据安全法》的要求,这是一个难题。

即便特斯拉的数据允许输往海外,训练出成熟的FSD后,在国内的落地还面临着法规与伦理的问题。为了促进自动驾驶技术发展,我国在部分城市和地区划出部分道路允许自动驾驶汽车上路行驶,但还没有全国性的允许自动驾驶上路的法规。

自动驾驶不能100%保证不出事故,目前全国还没有统一的主体责任法规,个别城市如深圳在自动驾驶主体责任方面率先进行了尝试。《深圳经济特区智能网联汽车管理条例(征求意见稿)》对自动驾驶做出了比较详细的规定,除了认定责任外,还强调智能网联汽车上路行驶须要购买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和保险金额不少于五百万元的机动车第三者责任保险,具有载人功能的智能网联汽车还应投保机动车车上人员责任保险。

正是限于政策法规及主体责任的划分,国内虽然有一些车辆的辅助驾驶功能部分达到L3级的水平,但仍然不称之为L3级别。因此,每逢国内有新车上市,企业在介绍新车时,提到智能驾驶功能说法不一,比如L2+,L2.5,L2.9,甚至有的企业说达到L2.99级水平,没有一家明确称之为L3 级别。

此外,有汽车圈人士告诉记者,几年前,或许特斯拉的辅助驾驶还比较吸引人,但现在国内车企的自动驾驶技术水平也不弱,马斯克想用FSD拉开差距并不容易。

华为常务董事、终端BG首席执行官、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董事长余承东就曾表示,智界S7团队曾前往美国,将智界S7的智能驾驶系统与特斯拉FSD相比,“在经过测试后,我们有信心,智界S7的智能驾驶系统仍然是全世界最好的”。

在今年的电动汽车百人会论坛上,小鹏汽车的智能驾驶技术受到不少业内人士肯定,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说,非常欢迎FSD来到中国。时至今日,中国自主车企已经有信心迎接挑战。